麥田邊緣

雷梗两则

想了两个雷梗:

第一是之前在群上有人提的影卫梗:

        设定上是一个武侠世界,宇智波家族是望族,带土是其中一位少爷。卡卡西是孤儿,本来被送去学武打仗的,后来被收入宇智波家族做带土的影卫。设定他们相遇时带土十四岁,卡卡西十三岁。由于需要贴身保护,卡卡西有时也是带土的陪读。但由于带土是家族里的吊车尾,平时有些被卡卡西认为磨叽的做派,一开始卡卡西心里有些瞧不起他,所以尽管在保护的任务上尽心尽力,平时对带土颇为冷淡。带土虽承认卡卡西比自己聪明,心里也不是很喜欢他,平时都让他呆得“离自己远点”。

      野原是另一个较大的家族,琳是这家族大小姐,带土一直喜欢她,琳待带土也不错。有时带土和琳一起出游时会让卡卡西重点保护琳。有一次出游,突遇意外,卡卡西忠于宇智波家族家长的命令优先保护带土,扯住了第一时间想救琳的带土。后来虽然合力使琳获救,但琳受了重伤,这让带土对卡卡西非常不爽。

      琳伤愈不久就接受提亲嫁了,这让带土很郁闷。(其实琳好像没啥必要出现嘛…………)宇智波家族生意场上有波折,得罪了仇家,发生了一次意外,让卡卡西在保护带土时受了伤。带土心软了,反省过后认为自己也有不是,便待卡卡西亲切了点,帮他包扎,又好吃好玩的都叫上卡卡西一起或留给卡卡西,不忍心让卡卡西睡梁上,让他和自己一起睡之类的。卡卡西表面上还是冷冰冰的例行公事,实际上却因长期相处对带土改观了。

       宇智波家得罪的仇家不得了,挪上大事了。被仇家突袭血洗元气大伤,带土和家族其他人失散,和卡卡西一起躲避追杀。途中卡卡西遭暗算受重伤,血流了一地。带土被逼急爆了种,平时笨拙的身手凌厉起来,逼退了敌人带着卡卡西误打误撞躲到了家族的墓群地下室。

       在地下室带土先暂时帮卡卡西止了血,开始观察他第一次进来的地下室。在深处的石室带土用自己的血抹上某些奇特的石壁得知了祖传的武功秘籍,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奇方异术,还有一对装在金盒里名为神威的玉虫,以宇智波族的血液唤醒并作为施术媒介,作用强大。卡卡西失血过多快不行了。带土情急之下只能临时用了石壁所说的方法与卡卡西共享了这对玉虫(此过程可做非常H的展开)。卡卡西被救活了,带土发现这对玉虫是共生的,相当于两人做了个生命契约,同时两人获得了非常奇特(无敌)的力量。

      土哥牛了。他学了石室里的武功,和卡卡西一起出了墓穴,得知宇智波族几乎被灭族了,还剩下若干族人(佐助,鼬)存活。敌人是冲着宇智波家的武功秘籍和一堆奇方异术来的。于是他们决定去铲了仇家。铲除过程略(= =)……

       最后,土哥和卡卡西就神雕侠侣去了= =

雷吗!!雷嘛!!!

=========================================================

雷梗二   大话西游ver(剧情真的照抄的):

       

       

       六道带土发动了月之眼,世界笼罩在一片红光中,恍惚里,他看到了刚从神威空间出来的银发男人挥着雷切向他冲来。“即使如此,月之眼也停不下来了!”他虽然笑着,但心还是忍不住抽痛了下。

========================================================

       阿飞是个土匪头子。他的土匪组织叫晓,是一帮乌合之众,绝做二当家。他们每天过着猥琐无聊的幸福生活,直到有一天他们遇到一帮来自木叶的忍者。阿飞的这帮土匪被打得屁滚尿流之余,被逼从良,从这帮忍者谈话中得知——听说有个叫宇智波斑的人到处收集尾兽,还打他们波风村长儿子拿路头体内九尾的主意,妄想最终召唤十尾,发动月之眼毁灭世界。

       这帮忍者里有位非常温柔美丽的女忍,叫野原琳。阿飞对其一见倾心,百般讨好, 自愿带领手下从良帮忙调查十尾的事。某个月色清朗的晚上,琳对阿飞说,他长得很像她的一位名叫带土的故人。阿飞常常做梦梦见红色的月亮和一位银发少年,梦里有个声音说道:你之所以没成为六道,是因为你未遇上在你胸口穿洞的人。阿飞潜意识地不想提起这个梦。

        平静的生活终究被战争打破。宇智波斑集齐了尾兽的查克拉,挑起大战,准备发动月之眼。琳在战斗中死去。阿飞异常悲痛,疯狂地冲向宇智波斑,斑却轻而易举地制止了阿飞,说了一句:“带土,你何以至此,快快认清现实。”月亮散发诡异的红光,竟如如红日般灼热,阿飞被红光笼罩昏去。

       阿飞醒后,第一眼见到的是一个银发死鱼眼戴口罩少年,拽拉吧唧地看着自己说:吊车尾终于醒了?然后他看见了少女琳,还有一位金黄色头发的英俊男人。他抱着琳激动地呜呜哭起来,使琳非常尴尬。银发少年嫌弃地说了句:“哭包。”后来,阿飞发现自己变成了十二岁的少年,金发男人波风水门是自己的老师,似曾相识的银发少年叫旗木卡卡西,而自己居然就是宇智波带土。他认为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还成了一名忍者。

      带土依然热切地表达他对琳的喜欢,顺便跟经常看自己不顺眼的卡卡西吵架。他发现,他对卡卡西的举动无比熟悉,即使激烈争吵被气哭内心也对卡卡西讨厌不起来,他感到一丝困惑,倒也没有深究。只是有一天,水门老师看到因为琳被卡卡西吸引了注意力而愤愤不平的带土,他对带土说:有一天当你发现你爱上了你讨厌的人,这段感情才是最要命的。带土觉得水门不简单。

       再后来,发生了神无昆桥事件。带土意外被救,遇到了绝和宇智波斑。绝告诉他,他昏迷时喊了琳的名字98次,喊了笨卡卡784次。宇智波斑告诉了他月之眼的信息,他不以为意。带土为了见到水门班努力锻炼,后来得知卡卡西和琳遇险,冲去抢救,却目击琳被卡卡西击杀的一幕。带土不能忍受看见琳两次惨死,萌生了发动月之眼再次穿越的冲动。

       于是接下来十几年,带土带上面具,一直为此做努力,对他而言,这不是他本身的世界,他是穿越来的,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对他理应毫无意义,一切都是赝品假象,他要做的,只是发动月之眼穿越回原来的世界线,改变琳战死的命运。“你只是想逃避一个人而已,因为那个世界没有这个人。”他的良心这样说,但他决定屏蔽掉这个声音。

      但他骗不了自己的心。

      第四次忍界大战。卡卡西戳穿了他的胸口,一脸惊惶。他对卡卡西说:我的胸口空无一物!!脑海中却隐隐响着梦里那句预言。最后,预言成真,成为六道的他最终要发动月之眼,却被突入其来的变故阻断。送给卡卡西的眼使他功亏一篑,十尾被抽走并借神威之力送回月球,他和卡卡西留在几近坍塌的神威空间里。卡卡西的写轮眼已经瞎了,他说:求你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它并没有那么糟糕。带土突然觉得,眼前并非他要逃避的梦魇,而是他通过月之眼要抓住的真实,可惜卡卡西的身体逐渐冰冷,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带土不甘心,他渴望奇迹,挣扎着要逃出扭曲的神威空间,并再度昏迷。

 

=========================================================

      这或许又是一个新的世界。

      带土隐姓埋名过起了波澜不惊的生活。有一天,他在路边看见两个孩子在吵架——银发的孩子向黑发的孩子要生日礼物,黑发的孩子将头扭到一边说没有。他看见银发孩子的死鱼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难过的神色,却用无所谓掩饰了过去。“吊车尾的东西要来也是累赘。”“你说什么?!”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起来。

       带土走过去,趁俩孩子不注意将俩人的头按在一起。俩人“啪叽”亲上了。之后带土立马虚化消失掉。

        这个世界你不再存在,我亦依然谁也不是。

 

=====================================================

靐!!!靐!!!靐!!!

 

评论(2)
热度(3)
中二末期/玻璃心/萌度持續半年/FZ時臣中心,火影 帶卡,HP HPDM,SH4華亨,古劍 蘇越,EVA薰中心,APH米露,涼宮 虛古,CG白黑
© 麥田邊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