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邊緣

夜莺 PART VI

Part6

 

                     -“希望带着羽翼,栖息在灵魂中……” 

Harry想知道格里莫广场12号会不会激起Draco的回忆——毕竟它就像他曾经住过的那种老房子,特别是Kreacher到现在都一直每天打理卫生。当有一个Malfoy呆在屋子里时,画像们当然也不会尖叫着:“血统叛徒。”不,直到最后Malfoy血统依然保持着纯净,即使它变得鲜艳而猩红。 

当然,在战后,在他搬回去之前,他就命令Kreacher藏好所有有关布莱克家族的证据(当然是为了保住小天狼星的屋子),所有与战争有关的东西也同样处理;他还强调说如果他回来时发现房子还是像它作为作战总部是那样的话他会疯掉的,他估计Kreacher会非常乐于收集那整套的美妙私藏品——依靠这个来筑起他的家养小精灵小居或诸如此类的。回来后他发现他的命令已经被执行的差不多了——所有家俬都罩上了床单,掩饰成其他东西。Harry觉得他住进了一个装满棉布动物娃娃的充满万圣节气息的屋子里。所有动物都披着同样的布料——马儿,驴子,骆驼还有大象都像裹着床单的幽灵,露出两只剪开的眼洞。 

他与这些动物幽灵们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他怀念地图的熟悉感与价值连城的古董了。于是床单被掀开,并且有段时间他过得很惬意—— 
除了每天早上醒来他都下意识地觉得要面对一场战役。他想改头换面:格里莫广场12号版。他做出妥协——以防家养小精灵吐口水甚至更糟地吐到他的食物里——折中的方法是购买材料。有格调的椅子和在瑞士人开的麻瓜商店里买的整套简约,时髦的家俬。有即使他忘了正确的抚摸方式也不会猛然咬住他手指的衣柜,有花哨的枕头套和与红色天鹅绒竖枕相配的精美绣花坐垫,有充满了令人安心的老奶奶气息的手织茶杯垫,还有动物外形陶制盛盐瓶和狮子形的胡椒粉震荡瓶。诸如此类的。 

一个写着“家啊甜蜜的家”的牌子可能太常见了,但“战斗基地啊甜蜜的战斗基地”在某种程度上听起来更顺耳,于是这被允许留下来。 

当他们踏进门,格里莫广场12号里的一切都在欢迎他们,甚至是遍布各处的刻在木板上的蛇似乎都在微笑,这实际上……令人不安。就像一只长着笑脸的蠕虫或是什么的。 

“家……?”Draco问,他平静的声音有点摇摆了,带着少年般的疑惑。 

“是的,Draco,家。”Harry说。 

有一瞬间Harry见到了真正的Draco,他大概领会到——一切都非常不协调,繁杂的家居装饰与花饰的窗帘还有傻里傻气的桌布严重不搭调。Harry能看到他眼中流露的不屑,如果那不是全然的恐惧的话——首先是惊恐的,然后皱起鼻子,好像有种既腐臭又讨厌的味道。他能听到他的声音,冷笑着说,仁慈的上帝,Potter,你真的住在这儿吗?这是什么?恐怖展馆?我看不下去了。我想吐。虽然Harry希望Draco喜欢,他希望Draco欣赏他的作品并乐意和他在一起。 

这或许是一场试验?对低劣品位的赞颂?你真的讨厌我,不是吗? 

“真好。”Draco高兴地说。“家。” 

Harry不禁展露笑颜。 



                        -“……缚绳在捆绑,绑啊,绑啊。”-



有一天他听说Malfoy和Seamus还有Ron打架。这其中有些东西让Harry的肠子扭曲翻滚起来——如果把他剖开,他的肠子里很可能盛了一缸泥鳅。并不是说Malfoy不该被扁,依照他的为人,他很可能——给了Ron的家庭一个恰如其分的辱骂,又或许是一个偏执的死亡威胁,Harry不清楚。血统叛徒与混血麻瓜,太简单了。甚至用不着专门针对他们。并不是说他没有被沉重地击倒——从Ron无比得意的吹嘘中,那些令人屏息的细节,他一定变得类似于一个果冻甜甜圈,所有果冻都被打出来了。 


Harry把Malfoy堵在角落里,想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好吧,事实更多是他把他推到了墙上,而不是堵在角落里,但这些主意是非常相似的。 

“你跟Seamus和Ron打架了,对吧?” 

“什么?”Malfoy啐了一口,把他往后推了一把。“为了捍卫鼬鼠的名誉来这里干架?他们赢了,你知道的,但又是二对一,我觉得只是胜利的天平稍向他们倾斜了一点。” 

“你不是……你没有……噢,操他的。”Harry挫败地咆哮着;这不是重点而Malfoy显然还没明白。“谁让你打他们了?” 

“当他们说‘打我们啊,Malfoy’时我理解成是他们对我发出邀请,又或者是当其中一个试着抓住我另一个突然转过来狠狠打了一拳。” 

“你不该和他们打架!如果你想打人,就来打我!你的爪子离其他人远点!” 

“什么?”Malfoy激动地说,面色因怒气更显苍白。“我不是你的!你没有权利告诉我该打谁不该打谁!我想打谁就打谁!” 

Harry揍了他一拳,正对他的下巴。然而这只打到了他脑袋的侧面,就目的而言,这达到效果了。 

Malfoy咆哮一声把他扳倒。他带着一种病态的激情向他一拳挥去,拳头结实地打在了Harry脸上,他有因此发出小小的作战呐喊了吗?可能是的,那么愚蠢,疯狂的Malfoy,因为他的疯狂他们真的应该称他为发疯的Malfoy。又或许这只是Harry耳朵里的鸣叫。 

嗷。 

没关系,没关系,晚些时间他们会一同回到医疗翼。Harry斜眼看着白得耀眼的阳光。他的鼻子又肿又破很可能胀成茄子那样的形状和色泽,因为Pomfrey夫人还没处理它——受伤的赫奇帕奇魁地奇球员有优先权,仅仅因为他们少了那么一点自毁倾向。 

“那是偏袒。”Malfoy强调。“不公正的歧视。”他一只眼肿了还有半边脸像被蜜蜂蛰了一样。 

当Harry拿着冰袋敷他被打瘀了的鼻子,一切都随着疼痛在跳动。他坚信他感觉好了点。


 
评论
热度(8)
中二末期/玻璃心/萌度持續半年/FZ時臣中心,火影 帶卡,HP HPDM,SH4華亨,古劍 蘇越,EVA薰中心,APH米露,涼宮 虛古,CG白黑
© 麥田邊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