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邊緣

他是我的多年前的支气管炎。一开始是急性的,突如其来就咳得不行,伴随着低烧烧了我三年,随后慢慢转为慢性的,不定时会严重复发一下,多数时候,只留低咳和喉头的哽咽提醒下我有这种炎症。

我也试着加强锻炼,换着方子吃药调理,想着什么时候能完全好呢就能奔向新天地了。


但这病比我想象中还要顽固点,我甚至想着,是不是要以毒攻毒地再生一场病,再下点重药来折腾自己才行。不过是个支气管炎,怎么搞得像肺癌似的。

不就是场单相思嘛。


最近听说他领证了。


挺好,恭喜他。


理智睡着后,他出现在梦里。我和他,还有其他的同学,在看一场音乐会,不知道是什么乐队,不知道是什么歌,他转向我跟我讨论,也不知道他在讲什么,我只是默默听着。音乐会散场后,我就去找我的自行车想回家了。


然后我听到他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喊了三次。我转身却没看见他。我问同学:他人呢?同学说:他刚找你呢,你没应,他就走了。


他刚找你呢。


他找过你的。


原来他找过我的。


我怎么就不明白。


醒了。


评论
中二末期/玻璃心/萌度持續半年/FZ時臣中心,火影 帶卡,HP HPDM,SH4華亨,古劍 蘇越,EVA薰中心,APH米露,涼宮 虛古,CG白黑
© 麥田邊緣 | Powered by LOFTER